论“樣式雷”的始祖及其“故老传闻” 雷劍義

 论“樣式雷”的始祖及其“故老传闻”

雷劍義

    “樣式雷”是伟大而又神奇的建筑世家。从清初的康熙初年到清末的光绪末年,200多年里,雷发达祖孙七代一直担任着皇廷建筑的掌案(相当于总设计师),这在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他们一家的建筑作品在我国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占五分之一,这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这个建筑世家还留下两万多件国宝级的建筑图档、烫样,这又是世界建筑史上绝无仅有的。可是随着清王朝的覆灭,这个建筑世家也就渐渐沉沦败落,“樣式雷”也就销声匿迹了。上世纪30年代朱启钤先生的《樣式雷考》,开创了“樣式雷”研究的新课题,使这个消沉了多年的建筑世家,又重新回归了人们的视线。几十年来“樣式雷”研究的热潮升而不降,甚至吸引着外国学者的浓厚兴趣。但是关于“樣式雷”的始祖和关于太和殿上梁,金殿封官的“故老传闻”,也一直争议不休。笔者是与“樣式雷”世家同宗共祖的远代宗亲,弘扬“樣式雷”的业绩和精神义不容辞。20136月,我以江西樣式雷建筑文化研究会秘书长身份,赴北京专门拜访这方面的专家,并特意到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查阅相关资料。在崔博士的帮助下,得到该院图书馆王馆长的特许,认真阅读了该馆收藏的《雷氏族谱》和《雷氏支谱》,尤其仔细研读了《雷氏族谱》中收录的,雷金兆所撰《雷氏迁居金陵述》,对于一直争论着的“樣式雷”始祖和所谓的“故老传闻”,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

我认为“樣式雷”的始祖就是雷发达,其子雷金玉只是一个成功的继承者和形成者。因为这个家族最早进北京参加皇廷建筑的是雷发达,最先担任营造所长班的是雷发达,“樣式雷”是他开创的基业。比如清王朝定都北京,问鼎中原的第一位皇帝是顺治,但为清王朝开创基业的是努尔哈赤。没有他统一满洲女真部落,征服蒙古部落,建立后金,就没有后来的皇太极建州称帝,更没有清兵入关定建都北京,统一全中国。所以我们通常称“清廷十二帝”,就是肯定了努尔哈赤才是满清王朝的真正始祖。有些专家以雷金玉最先担任样式房掌案为由,认定雷金玉为樣式雷始祖。但是忽视了雷发达首先担任的营造所长班就是他的奠基石,朱启钤老先生《樣式雷考》就有“雷金玉继父业营造所长班,后供役圆明园楠木作样式房掌案”的记述。这就如同清王朝开创基业的始祖是努尔哈赤,是同一个道理。其实“长班”与“掌案”并没有什么区别,前者是工部营造所的长班,后者是内务府样式房的掌案,同样都是总设计师、总负责人。只是不同管辖部门的不同名称而已。实际上朱老先生早在《樣式雷考》中就已经阐明:“发达,振声子,清初……以艺应募赴北京,又为“樣式雷”家发祥之始祖。”

筆者閱讀雷景修纂修的《雷氏族譜》時,注意到該譜中列雷金玉爲遷北京之始祖。同時也注意到雷克修纂修的《雷氏支譜》列雷金鳴爲遷居北京之始祖。雷景修是雷金玉的曾孫,雷克修是雷金鳴的曾孫,雷金玉和雷金鳴都是雷發達的兒子。雷發達是這個雷氏家族中最早進北京的,作爲兒子的金玉和金鳴都是跟隨父親而來的。可是他們的子孫纂修族譜時,卻誰也不認這位最早進北京的太祖爲始祖。雷克修于嘉慶十四年(1809)自海甸槐樹街祖宅遷出,別居東直門北新倉。並于道光七年(1827)修成《雷氏支譜》,還修建了雷氏宗祠。雷景修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修成《雷氏族譜》。他們同宗而不同修,且各列其始祖。但是有一點是相同的,雷克修在該譜的《跋》中說:“本朝康熙初年,曾大父行始來京師,蔔居順天府宛平縣西直門外海甸之槐樹街……”雷景修譜中《自敘》道:“本朝康熙初年,我曾祖父雷金玉行始來京師,蔔居于順天府宛平縣西直門外海澱之槐樹街……”這一點兩譜記載相同,卻耐人尋味。康熙元年(1662),雷金玉才虚龄四岁,纵使这个“康熙初年”初到康熙十年,他才十三岁,尚未成年的孩童,如何“行始来京师”?还不明摆着跟随父亲雷发达“行始来京师”吗?而他们为何各列其曾祖为始祖,却不提共同的太祖雷发达为始祖?有些专家也一味地认同雷金玉为“樣式雷”的始祖,却不认真想想这其中的奥秘,是否有些盲从?

至于雷發達太和殿上梁,金殿封官,到底是“故老傳聞”,還是真實事件?有些專家否定“金殿封官”的史實,堅持“故老傳聞”的說法,其實就是曲解了雷金兆的《雷氏遷居金陵述》,認爲“康熙二十二年(1683)冬,(雷發達)才與其堂北雷發宣以藝應募赴北”。所以必須重新認真解讀《雷氏遷居金陵述》,仔細領會“癸亥冬,父以藝應募赴北,仍攜眷屬複居石城”。其實這一句是雷金兆記述其父雷發宣進京的時間,根本沒有涉及到雷發達,絲毫沒有雷發達同行的意思。試想,康熙二十二年(1683),雷發宣38歲,風華正茂,而雷發達已經65歲了。清王朝的工部也好,內務府也好,會稀裏糊塗地接納一個65歲的老人進宮做工嗎?更何況朝廷已有《題准》:“官員解送匠役……以老年不谙之人塞責者乏俸六個月。”那麽,誰有這麽大膽,敢頂風作弊呢?另外,雷發宣雖然年輕,但他進京是否“以藝應募”呢?康熙十年《題准》:“外省匠役解役,酌量路途遠近,每日給飯銀七分,令其回籍……”再對照一下雷金兆的原文。“諸堂兄(當指雷金玉兄弟)候補京師,予(雷金兆)弟兄亦忝入於太學。”這說明雷發宣是帶著孩子們進京的。一個外省的工匠,在“外省匠役解役”的情況下,還帶著孩子們進京,要不是其堂兄雷發達經過十多年的打拼,在皇宮裏幹出了業績,而且擔任了長班,雷發宣能帶著孩子們奔京師嗎?如此可以肯定,雷發達以藝應募赴北京,應該是康熙二十二年之前。

筆者贊同“康熙元年雷發達以藝應募赴北京”的說法。第一,如前文所述,雷景修的《雷氏族譜》,雷克修的《雷氏支譜》,都記載了“康熙初年,曾祖父行始來京師。”可是那時候的雷金玉還是個孩童,只能是其父雷發達領著進京。第二,再請諸位認真解讀《雷氏遷居金陵述》,“康熙元年”是17歲的雷發宣侍奉著祖母等與早已俱南來暫避的堂伯們,商議如何“計圖返棹”。並不是“堂伯發達公……”等堂伯們“俱南來暫避”的時間。原文中“先君發宣公……奉祖母李,伯祖母郭……”,這裏的“伯祖母郭氏”是雷振聲之妻,雷發達的生母。如果雷發達在金陵,爲何還需要17歲的雷發宣“奉……伯祖母郭”呢?這說明雷發達已經赴北京。那麽雷發達又是什麽時候來金陵的呢?有些專家錯誤理解了《雷氏遷居金陵述》,康熙元年是他們“計圖返棹”的時間,並不是“俱南來暫避”的時間。雷金兆在《雷氏遷居金陵述》

開篇就敘述清楚了。“蓋因明末流寇四出,賦稅日重……予祖振宙公,伯祖振聲公棄儒南來貿易……”振宙公是雷發達的師父,也是叔父,振聲公是雷發達的父親。據江西省社科院原資深研究員雷正良考證,這裏的“明末”是指崇祯八年(1635),雷發達時年16歲。一個16歲的學徒,跟隨師父和父親遷徙是合乎常理的,無可辨疑。

康熙元年(1662),雷發達四十四歲正當壯年,以藝應募赴北京參加皇廷建築,這既是雷正良考證的結論,也符合《雷氏族譜》、《雷氏支譜》的記載。那麽重修太和殿的時間,我贊同王璞子先生和蘇品紅先生的說法,應該是康熙八年。理由一,康熙八年,16岁的玄烨刚刚亲政,以其好胜创新的性格,绝对不甘守旧。除了铲除鳌拜党羽,重修太和殿必在其首选的政务之中。理由二,朱老先生《樣式雷考》中记述:“时太和殿缺大木,仓猝拆取明陵楠木梁柱充用。”康熙八年,天下初定,百废待兴。而且国力有限,所以才有可能“缺大木,仓猝拆取明陵楠木梁柱充用。”也就会出现“卯榫不合”,给雷发达提供了一显身手的机会,才得到了皇帝“金殿封官”。如若是康熙三十四年,盛世初现,怎么可能缺楠木大料呢?康熙二十三年始建畅春园,雷金玉就“领楠木作”。所以说,后来雷金玉在畅春园主殿九经三事殿上梁。“康熙帝召见奏对,”颇得龙心大悦,“钦赐内务府总理钦工处掌案(班)”。与其父雷发达康熙八年太和殿上梁,得到康熙帝赏赐“金殿封官”,完全是两回事。虽然“雷同迭次,使人窦点重重”,纯属巧合。两次都是上梁,都得到皇帝褒奖。但时间不同,地点不同,绝非“张冠李戴。”雷发达太和殿上梁“金殿封官”,不是“故老传闻”,而是确有其事。

 

201412

(作者系江西省樣式雷建筑文化研究会原秘书长)

聯系電話:18179432048

資料來源:

1、中國文化遺産研究院圖書館藏《雷氏族譜》、《雷氏支譜》。

2、张宝章、雷章宝、张威编著《建筑世家樣式雷》北京出版社20036月版

3、雷正良主编《樣式雷建筑文化新论》江西科技出版社20056月版

4、苏品红《樣式雷及樣式雷图》《中国古代建筑史》1993年版

5、龚国光《论雷发达与樣式雷宫廷建筑文化》《江西文史》篇8輯、20145月版。

6、雷劍義《关于雷发达太和殿上梁真伪辨》《江西文史第8辑 江西人民出版社20145月版

Loading...
友情链接:网投彩票官网  网投彩票官网  秒速飞艇官网  澳洲幸运5走势图  秒速飞艇官网  秒速飞艇官网  亿发彩票  快乐赛车官网  沙巴体育  105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