樣式雷与清代皇家園林 劉彤彤 何蓓潔

 樣式雷与清代皇家園林

基金項目: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  編號 5067811350738003

劉彤彤  何蓓潔

摘 要: 清朝皇家園林建設高潮叠起, 將中國古典園林創作推向頂峰。这期间杰出的皇家建築師——樣式雷世家担任样式房掌案, 執掌皇家工程建設, 留下了衆多皇家園林作品。可以說, 自康熙中葉雷金玉建暢春園立功被欽命爲樣式房掌案, 到清末雷獻彩主持重修圓明園, 清代皇家園林的建设无不凝聚了樣式雷世家的心血。结合樣式雷世家主持或参与清代皇家園林建设工程的图档、文字材料以及其丰富的园林创作实践, 撷要介绍七代樣式雷成员主持或参与清代皇家園林建设的情况, 揭示他們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关 键 词: 風景園林; 園林史; 中國古代園林; 樣式雷; 清代; 皇家園林

文章編號: 1000- 6664(2008)06- 0017- 06

中圖分類號: TU 986

文獻標志碼: A

收稿日期: 2008- 05- 07;

修回日期: 2008- 05- 20

清朝入關後, 融合滿族騎射山林和漢族園林文化傳統, 皇家園林建设高潮迭起, 將中國古典園林創作推向頂峰, 其數量之衆、規模之大超過了曆史上的任何時代, 同时也为今人留下了一大批珍贵的园林创作实例。这些皇家園林以其宏大的规模和精湛的技艺征服了世界, 得到中外學者的廣泛認同, 其中大部分都已被列爲世界文化遺産和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清代皇家園林取得了如此令人瞩目的成就, 我們不禁要追問這些傑出作品的創作者是誰? 清朝曆代帝王, 特別是前期帝王都積極吸收漢文化, 具有很高的文化修養, 同時熱愛大自然, 對園林有獨到的看法, 甚至親自參與創作, 对清代皇家園林的营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在实际建设活动中, 造園立意的實現仍然離不開工匠的巧心經營。從康熙朝直至清末幾乎一直執掌清代皇家建築設計的傑出建築師樣式雷世家就在空前繁盛的皇家園林建设活动中倾注了他们的心血。

現存于中國國家圖書館、故宮博物院和第一曆史檔案館等國內外有關機構的約 2 万件樣式雷图档是樣式雷世家建筑创作实践活动的真实记录, 包括畫樣(設計圖)、燙樣(模型)、樣式房《旨意檔》《堂司谕檔》及《隨工日記》等, 其中近一半涉及清代特别是清末皇家園林的建设工程, 翔实直观地再现了樣式雷世家从事园林创作活动的种种详情细节, 具有其他曆史輿圖與文獻無以替代的巨大價值。對這些圖檔的深入發掘與研究, 无疑将全面揭示以樣式雷为典型代表的古代建筑哲匠在园林创作中体现的设计思想、理论与方法, 填補中國建築史學研究的重要空白。本文僅通過對這些傳世圖檔的初步整理研究, 撷要介紹從雷金玉至雷獻彩共 7 代樣式雷成员在清代皇家園林建设中的创作实践。

一 崭露头角

康熙二十三年(1897), 康熙皇帝第一次南巡, 鍾情于江南的秀美景色和私家園林的精致, 回京後在海淀镇北的明代清华园旧址上建造了清代第一座规模宏大的皇家園林——暢春園”, 拉开了清朝大规模皇家園林建设的序幕。暢春園至迟于康熙二十六年(1900) 竣工, 其間, 江南著名的造園疊山藝術家張南垣之子張然以及另一位著名山水畫家兼造園疊山藝術家葉洮, 凭借他们高超的造园叠山技术先後主持並参与了暢春園的规划设计, 但涉及建筑单体的设计及内檐装修则需假手于他人。在暢春園工程中领楠木作工程, 负责具体装修设计的正是樣式雷世家第二代传人雷金玉。

同治四年(1865 ), 雷金玉曾孫雷景修在北京聚善村雷氏祖茔爲他所立的墓碑碑文中 寫到:

“恭遇康熙年間修建海澱園庭工程, 我曾祖考領楠木作工程。因正殿上梁,得蒙皇恩召見奏對,蒙欽賜內務府總理欽工處掌案, 賞七品官,食七品俸”[1]

康熙年间在海淀的皇家園林建设除暢春園外, 便是附近明代私園的廢址上陸續建設的含芳園、自怡園、澄懷園、圓明園、洪雅園等皇親、官僚居住的賜園。论规模气势与重要性自然远不及御苑暢春園。在这些园庭建设中, 最有可能使皇帝亲临上梁现场的是御苑暢春園。而所谓正殿上梁当指暢春園之正殿九經三事殿 [2]

同张然、叶洮类似,雷金玉在暢春園工程中受到康熙皇帝的青睐, 一方面源于雷金玉出色的技藝, 另一方面也因其受過良好的儒家教育, 具有較高的文化修養[3]。雷金玉在召見奏對時恰當地表現了自己的才能, 讓皇帝刮目相看, 贏得了欽工處掌案一職, 得以繼續供奉內 廷。康熙四十二年(1703)在承德开始兴建规模更大的第二座皇家園林避暑山莊”, 康熙四十七年(1708)完成。此次建設工程距今已有 300 年的曆史, 由于年代久遠, 且鹹豐十年 (1860) 雷家長期供役的圓明園樣式房曾遭搶掠[4], 加之清末的種種動亂, 在各地所藏樣式雷家藏图档中都没有发现康熙朝修建避暑山莊时的图样, 也沒有留下有關建設工程人員的明確文字記載, 但此時身爲內務府欽工處掌案的雷金玉, 参与避暑山莊的规划设计已是其分内之事。

雍正即位之後, 忙于肅清吏治、整饬財務, 无暇顾及皇家園林建设, 僅于雍正三年(1725 )开始扩建其身为皇子时的賜園——圓明園作为避喧聽政之所。考雷金玉事迹, 雍正六年(1728 )70 大壽時, 蒙皇恩命皇太子書寫古稀二字匾額, 賞慶生辰, 又蒙恩賜油碌蟒袍一件 [5]71歲壽終, 由內務府傳, 仰蒙皇恩, 賞盤費壹百余金, 奉旨馳驿歸葬 [6]。雍正皇帝對雷金玉如此禮遇,豈能事出無因? 年近七旬的雷金玉極有可能在晚年時憑借其高超的技藝, 作爲掌案主持了圓明園的擴建工程, 爲皇家工程作出了貢獻[7]

二 父子相继

雍正七年(1729 )雷金玉去世後, 只有幼子雷聲澂在母親教育下繼承父業。雷金玉去世時, 雷聲澂僅3個月大, 到乾隆朝成人後呈當掌班楠木作事務,即樣式房差 [8], 樣式雷世家 的世传差事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乾隆朝是清代皇家園林建设的高潮, 其規模之大、內容之豐富, 在中國曆史上是罕見的。從乾隆三年至三十九年(1738—1774 ), 皇家園林建设工程几乎没有间断过。除以西苑改建为主的大内御苑 建設外, 還有大量分布于北京城郊及畿輔、塞外各地的行宮和離宮禦苑。據《雷氏族譜》, 雷聲澂同他的父親一樣曾入國子監學習[9], 具有較高的文化修養, 這爲其日後承當樣式房掌案奠定了重要的文化基礎。

由于材料有限, 雷聲澂具體于何年開始供職樣式房不能確定。查閱《雷氏族譜》和其他相關文獻, 樣式雷世家均为子承父业, 一般繼承者在 16歲左右進入樣式房學習, 20歲成年時已可獨當一面, 甚至承當掌案的職位[10]。有可能雷聲澂在乾隆十三年(1748)滿20歲時, 就開始參與皇家工程。但考慮到雷聲澂自幼喪父, 從小在清貧的家境中由寡母含辛茹苦養育成人, 樣式房的業務又技術專門, 非盡人可以從事”, 雷聲澂掌握具體技藝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心血,因此参与样式房工作的时间可能更晚一些。但在樣式雷家藏图档中尚存有乾隆二十六年(1761 )皇太後萬壽慶典的抄件, 證明至遲于此年雷聲澂已在樣式房供職。可以肯定的是, 雷聲澂在母親的諄諄教誨下既接受儒家經典教育, 又努力學習樣式房差務, 熟練掌握了楠木作技藝, 受到皇上的肯定而担任楠木作事务的负责人,参与了乾隆中後期皇家園林的建设活动, 負責各殿座的內檐裝修。乾隆五十七年(1792 )八月二十一日, 雷聲澂因官差外出, 卒于外[11]。雷聲澂去世後,他的儿子顺利接掌样式房, 作出新的貢獻, 无疑也离不开雷聲澂生前对他们良好的职业教育。

雷聲澂生有三子:雷家玮 、雷家玺、雷家瑞。三兄弟在父親去世後通力合作, 供役于乾嘉兩朝工役繁興之時, 为皇家園林的建设作出了重大的贡献。长兄雷家玮外出查辦外省各路行宮及堤工等處, 海灘內鹽務, 及私開官地等事 [12]。对为数众多的各地皇家行宫建设付出了大量心血。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樣式雷家藏图档中仍存有乾隆朝五台山各处行宫座落地盘样。雷家玮在主持各地行宫建设的同时也使包括园林艺术在内的皇家建筑设计和营 造技藝傳播開來。乾隆六十年(1793 )李鬥著《揚州畫舫錄》, 內有《工段營造錄》一卷, 乃摘錄官修《工程做法》《內廷圓明園內工諸作現行則例》諸書, 可爲明證。二子雷家玺在圓明園應樣式房之差,彼時乾隆皇帝大修三山等處工程, 以及热河之避暑山莊等工 [13]。嘉慶初年(1796), 雷家玺赴河北易縣清西陵主持嘉慶皇帝昌陵的設計施工,工程竣工後, 又返回樣式房工作, 在雷家玺任職期間“官事接續相連, 及每年燈節,各園各路及西廠之煙花,應卦各處之燈。後因萬壽黃慧,應辦各處點景樓台等工” [14]。三弟雷家瑞在二兄出外辦理昌陵事務時, 被添派爲樣式房掌案[15]。嘉慶十六年 (1811) 庄敬和硕公主賜園含晖园和西爽村成亲王的寓园等並入绮春园西路, 含晖園改呼南園, 並大事修葺, 雷家瑞呈辦楠木作內檐硬木裝修, 至南京采辦紫檀、紅木、檀香等料, 並開雕于南京[16]。從上文引述的材料中, 可以看出雷家玮、雷家玺、雷家瑞三兄弟同心协力承办皇家園林建筑工程, 其职业活动涉及乾隆後期到嘉庆朝几乎所有大型皇家園林, 包括各地行宮園林的建設。

 

三 艰难守业

道光、鹹豐兩朝國力衰退, 已无力进行大规模的皇家園林建设, 主要的园林工程集中在圓明園和避暑山莊 2 处。暢春園逐渐废弃後, 道光初年(1821)奉皇太後居萬春園, 並大事修葺。道光五年雷家玺去世, 考慮到樣式房差務慎重,唯恐辦理失當”, 留下遺言, 將掌案一職讓給另一位樣子匠郭九承擔[17]。但樣式雷世家並没有就此终止其在皇家工程中服务的脚步, 這一重擔落在了雷家玺三子雷景修身上。從 15 (嘉慶二十三年, 1818 ) 起他就跟隨父親在樣式房學習。道光五年(1825), 23歲的雷景修已有7年的從業經驗, 雖沒有繼任掌案一職,但仍繼續留在樣式房辛勤工作。通過他的努力, 道光二十九年(1849)終將掌案差事正回, 鹹豐二年(1852 )郭九去世後即因名次打二而被添派爲樣式房掌案[18]。至此直至清末, 這一職務都由雷氏後裔承當, 未曾間斷。雷景修在父親去世後, 作为样式房一员参与了道光五年至道光二十九年间的皇家園林建设。如道光十六年(1836 ), 圓明園三殿遭災被毀, 嗣後重建, 雷景修供役其中, 在樣式雷家藏图档中就存有道光十六年九洲清晏地盘画样。道光二十九年之後, 雷景修作为掌案主持了此後的皇家園林建设。並且道光二十一年(1841 )雷景修16歲的儿子雷思起也进入样式房学习世传差务[19]

1850 年鹹豐即位, 其執政的11年裏內憂外患, 遍地硝煙。但這並沒有影響其在圓明園的生活。自鹹豐五年(1854 )移駐圓明園後, 鹹豐皇帝時幸三山, 因此三園工程不斷。在雷廷昌的《禀文》中寫到:“鹹豐五年, 皇上幸禦園, 差務分(紛)繁, 事不遂心; 六年, 辦澄心堂裝修, 我先考(雷思起)身得重病矣。可爲雷景修、 雷思起父子在鹹豐朝主持圓明園工程的確證。此外, 雷氏家藏圖檔中還存有大量繪制于此時的畫樣, 家藏鹹豐八年至十年(1857—1859 ) 的《圓明園旨意檔》則記錄了此間皇帝下達的有關工程建設的旨意。鹹豐八年, 雷思起的長子雷廷昌年僅14, 即遵循雷家的傳統進入樣式房學習[20]。鹹豐十年, 英法聯軍攻入北京, 在對圓明園進行瘋狂掠奪之後, 燒毀了這座舉世聞名的萬園之園。同時, 靜明園、靜宜園、清漪園等也遭到了劫掠焚毀。雷景修從此歇業, 雷家也由海澱槐樹街老宅遷居北京內城東觀音寺[21]。經此一劫, 经营数百年的北京西北郊皇家園林已不复昔日的辉煌, 清代皇家園林的建设几陷停滞。

四 再铸辉煌

同治即位後, 出現了短暫的中興。在暫時穩定的政治局面下, 盡管皇家財力枯竭, 但为滿足帝後园居生活的皇家園林建设仍持續不断。雷廷昌《禀文》中写到:“(同治五年至同治十年, 1866-1871 )又調挖西山長河一帶、三海、河工、臥佛寺前旱河……均系廷昌父子前往經理之事。同治十二年(1873 ), 同治皇帝親政, 後以奉養兩宮皇太後爲名, 下诏重修圓明園, 雖然此次重修持續僅一年便由于朝臣的反對而停工, 但雷思起、雷廷昌父子作爲樣式房掌案[22] 为此次重修工程制作了大量的画样、燙樣, 同治十二年(1873 )十一月二十六日因其爲重修工程作出重大貢獻,“雷思起賞二品頂戴, 雷廷昌賞三品頂戴”, 此後又得到同治皇帝和慈禧太後的頻頻召見[23] 。同治十三年(1874) 重修圓明園被迫停工, 心有不甘的慈禧太後開始修建三海之诏, 從八月起至十二月止, 因同治皇帝駕崩半途而廢。雷思起不僅承擔了此項工程的規劃設計, 還負責各殿座的內檐裝修。在雷氏家藏圖檔中存留了此次工程的燙樣、畫樣及采買裝修用木材的文字材料。同治十三年年底, 西苑大修工程匆匆收尾, 雷思起還沒能處理完遺留的事務, 又奉命于光緒元年(1875)正月赴東陵參與同治皇帝惠陵的選址工作。後雷思起納資爲祖父母、父母及本身捐請二品封典[24] , 現首都博物館仍藏有雷氏後裔捐贈的雷氏祖先朝服像, 匠家子孫終憑借其高超的技藝得到了社會的認可。朱啓钤先生曾贊譽道:樣式雷之声名, 至思起、廷昌父子兩代而益彰, 亦最爲朝官所側目。由于接踵而至的工程項目, 雷思起沒有喘息的機會, 于光緒二年(1876 )因操勞過度去世[25]

雷思起去世後, 雷廷昌繼續主持皇家工程的建設。光緒十一年(1885)五月九日慈禧太 後發布懿旨踏勘南北海應修工程, 西苑大修工程啓動。次年, 又開始秘密修複清漪園, 光緒十四年(1888 )改清漪園爲頤和園, 作爲慈禧太後頤養天年的地方, 工程至光緒二十四年(1898)勉强完工。其間恰逢光绪二十年(1894 )慈禧太後60大壽, 在排雲殿舉行了隆重的萬壽慶典活動。年過半百的雷廷昌供役其中, 不辭辛勞, 留下了大量的畫樣和燙樣。光緒二十二年(1896),慈禧、光緒數幸圓明園, 擬對圓明園進行局部修複, 令樣式房查勘丈尺, 並畫圖呈覽。此時, 雷廷昌忙于頤和園和菩陀峪定東陵的修複工程, 遂将圓明園重修工程交给儿子雷献彩担当。不滿20歲的雷献彩担任圓明園样式房掌案, 主持了此次重修工程設計[26], 在不到2年的時間裏完成了天地一家春、慎修思永、四宜書屋、鳴鶴園、課農軒等重建工程及內檐裝修設計。

光緒二十六年(1900 ), 八國聯軍侵入北京, 各处皇家園林均惨遭不同程度的破坏。俄、英、意军先後进驻颐和园盘踞长达一年之久, 在園內進行了野蠻的劫掠。光緒二十七年(1901 )十一月, 慈禧與光緒回銮後, 旋即开始了颐和园大修工程。稍後又对西苑进行一次大修。在两宫回銮後的皇家園林建设中, 雷廷昌和雷獻彩不辭勞瘁, 为恢复颐和园和西苑的风貌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可以在这时期留存的大量樣式雷画样中找到雷廷昌、雷献彩父子职业活动的踪迹。

五 结 

依据中国国家图书馆、故宫博物院、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等多家单位收藏的樣式雷家藏图档, 除上述耳熟能詳的大型皇家禦苑, 如三山五园、南苑、西苑、避暑山莊等以外, 樣式雷世家还参与了北京西北郊众多皇家賜園的建设,留下了大量的图档, 包括:近春園、鳴鶴園、熙春園、朗潤園、澄懷園(翰林花園)、含芳園、鏡春園、春和園、淑春園、涵德園、自得園、承澤園、樂善園、西花園、春熙院、春頤園、繼園等, 此外还有滿足皇帝出巡时沿途短暂驻跸之用的行宫, 如靜寄山莊、萬壽寺行宮、五台山行宮等。

由此可見, 樣式雷世家从康熙朝直至清末曾经主持或参与了清代几乎所有皇家園林的建设, 或是規劃設計, 或是添建改建, 或是重修工程, 或是內檐裝修。因此可以毫不誇張地說, 清代所有皇家園林无不凝聚了樣式雷世家的心血, 深深打上了他們的印迹, 這樣傑出的建築師世家理應得到後人的尊敬和景仰。

注釋

[1] 北京 6071- 1《雷金玉碑記》, 清同治四年(1865 )二月一日, ()雷景修撰並正書,中國國家圖書館善本部藏。

[2] 九經出自《禮記·中庸》: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經, 曰修身也, 尊賢也, 親親也, 敬大臣也, 體群臣也, 子庶民也, 來百工也, 柔遠人也, 懷諸侯也。”“三事正德、利用、厚生”,出自《尚書·大禹谟》:禹曰:‘! 帝念哉! 德惟善政, 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谷, 惟修; 正德、利用、厚生, 惟和。九功惟敘, 九敘惟歌。戒之用休, 董之用威, 勸之以九歌俾勿壞。帝曰:‘! 地平天成, 六府三事允治, 萬世永賴, 時乃功。’”雷金玉暢春園九經三事殿上梁的事迹。

[3] 據《雷氏族譜》記載, 雷金玉曾入國子監學習, 由國學生考授州同

[4] 鹹豐十年十月初四日《明善奏查得圓明園內外被搶被焚情形摺》:“滿档房、样式房等处尚存数间, 亦被搶掠, 僅將印信護出無失。

[5] 見《雷氏族譜》《雷金玉墓碑》及雷思起《精選擇善而從》。因雍正采用秘密建儲制度, 生前未公布皇太子,“太子一說應是後人避諱登基前的乾隆而采用的說法。

[6] 見《雷氏族譜》《雷金玉墓碑》及雷思起《精選擇善而從》。因雍正采用秘密建儲制度, 生前未公布皇太子,“太子一說應是後人避諱登基前的乾隆而采用的說法。

[7] 雷金玉主持雍正三年(1725 )圓明園擴建工程的推斷參見參考文獻。

[8] 見《精選擇善而從》。

[9] 《雷氏族譜》:“雷聲澂, 字藻亭, 行六, 國學生。

[10] 雷景修 16 歲即随父在圓明園样式房学习世传差务, 雷思起 16 歲学当差, 雷廷昌 14 歲学样式房之差, 雷献彩不滿 20 歲就已担任圓明園样式房掌案一职。

[11] 見《精選擇善而從》。

[12] 見《精選擇善而從》。

[13] 見《精選擇善而從》。

[14] 見《精選擇善而從》。

[15] 《精選擇善而從》:祖父(雷家玺)因昌陵吉地, 出差料理陵工。三祖父(雷家瑞)在樣式房料理一切官事, 又蒙堂官蘇大人做主, 添給樣式房飯食銀兩, 添派三祖父爲樣式房掌按頭目之人。

[16] 《精選擇善而從》:嘉慶皇帝大修南園工程, 三祖父(雷家瑞)呈辦楠木作內檐硬木裝修, 至南京采辦紫檀紅木檀香等料, 及開雕于南京。

[17] 雷家玺將掌案一職讓與他人承當, 见《雷氏族譜》:道光乙酉年(1825)正月十五日公之先考(雷家玺)仙遊, 謹遵遺言, 差務慎重, 唯恐辦理失當, 隨將掌案名目移與他人承辦。又見于《雷景修墓碑》:道光乙酉年正月十 五日, 公之先考仙遊, 謹遵遺言, 差務慎重, 唯恐辦理矢當。因公年幼, 事出萬難, 隨將掌案名目移與他人承辦。

[18] 见《雷氏族譜》《雷景修墓碑》及雷廷昌《禀文》。

[19] 見《禀文》。

[20] 見《禀文》。

[21] 见《雷氏族譜》《禀文》。

[22] 雷思起向內務府堂提交的一則禀文中說明了同治重修圓明園之際, 樣式房人員的組成情況:謹禀燙畫樣人現在數目。掌案頭目人雷思起、雷廷昌……

[23] 据《雷氏族譜》和《雷氏旨意档》, 在此次重修工程中雷思起曾于同治十三年四月十八日奉旨召見; 同年五月初六、八日, 雷思起、雷廷昌父子又被召見 5 次。

[24] 见《雷氏族譜》。

[25] 见《雷氏族譜》。

[26]《堂谕旨議司谕檔記》光緒二十三年四月初七日堂谕, 首次出現了掌案霞峰去的字樣。

參考文獻

1、周維權. 中国古典園林史[M].北京: 清華大學出版社, 1999.

2、曹汛. 葉洮傳考論[J].建築師, 2005(2): 92- 99.

3、王其亨, 項惠泉“. 樣式雷世家新證[J]. 故宮博物院院刊, 1987 (2): 52- 57.

4、中國第一曆史檔案館.圓明園(上、下)[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 , 1991.

5、朱啓钤.建議購存宮苑陵墓之模型圖樣[J].中國營造學社彙刊, 1930, 1(2): 5- 8.

6、劉敦桢. 同治重修圓明園史料 ()[J]. 中國營造學社彙刊, 1933, 4(34): 323.

7、朱啓钤.樣式雷考[J].中國營造學社彙刊, 1933, 4(1): 86- 89.

 

作者簡介

劉彤彤,女,1968年生,山東濟南人,天津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

何蓓潔,女,1982 年生,四川成都人,天津大學建築學院在讀博士研究生。

Loading...
友情链接:亚洲彩票  福建福彩网  沙巴体育  105彩票官网登录  上海11选5走势图  AG体育登录平台  极速飞艇登录  幸运28官网  163彩票  上海福彩网